記得,小時候常常去佛寺
印象最深的不是那裡的富麗堂皇
而是古樸靜謐的抄經閣

那時的我,握著小楷毛筆的手微微顫抖著
儘管年紀小,卻也懂得把自己的虔誠一筆一劃寫在抄經紙上
字有點歪,紙有點不乾淨,我總在經文抄寫完後
在位子上雙手合十,然後交給師父

我很懷念那段日子,心靈上的清靜,原來是這樣
抄經,不為任何目的,只是專心地抄寫著
專注,可以令人忘年
從一開始的大悲咒、心經,一直到金剛經
抄寫的過程中,我常常因過於專注,遺忘了手腕的痠痛

我永遠記得透著竹窗灑進來的陽光
飄然入鼻的木質香味,和清淨無染的抄經紙
那時的我,嘴邊常常掛著淺笑
有人說,那樣的淺笑很平靜,也很幸福

    全站熱搜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