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上完刑事訴訟法之後,大概是水喝太多,一下課就往洗手間跑。當我打開
第一間門,裡頭的情景讓我愣了一下,我只有退出來,挑一間比較乾淨的廁所。

過去,老一輩的人總會以一種迷信的眼光看待女孩子的生理期,認為經血不潔,
也因此有了諸多禁忌--例如,女孩子在生理期間不可以入廟參拜,甚至還聽
過經血會招來邪魔鬼怪等等。到了現在,傳統觀念的影響力還是在,但隨著時
代的進步,更多人能夠從醫學與健康的角度來看待生理期,那是身體自然新陳
代謝的反應,也是女性長保健康的一大秘密。

不可否認,一提到生理期就聯想到「髒」字的還是大有人在,只是,他們聯想
到不潔的理由不再是傳統禁忌,而是公共衛生問題。

垃圾桶內塞滿血跡斑斑的衛生棉和衛生紙,蹲式馬桶邊緣總會沾上幾滴落紅,
這樣的情景很常見,我想很多女孩對這些場景並不陌生。

記得生理期第一次來潮,那時的我懵懵懂懂,一度以為自己得了絕症,還煞有
其事地立好遺囑。只是當時未滿 16 歲,依民法 1186 條根本不能立遺囑。傻
傻呆呆搞不清楚狀況,又花時間做了一件根本無法律效果的事,還被護士阿姨
笑了好久。

雖然當時護士阿姨很沒良心地笑我,不過,後來她還是有把良心撿回來,教了
我很多關於生理期的常識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一直
不斷地告誡我,女孩子生理期一來,如廁會變得比較不方便。但無論如何,一
定要注意公共衛生,下一個使用廁所的人才不會覺得很髒。

每次生理期來潮,我一定會多帶幾張衛生紙去洗手間,上完廁所,除了把自己
弄乾淨以外,我會把衛生棉捲起來,再用衛生紙包起來,確定看不到血才把它
丟進垃圾桶,最後再把四周檢查一遍,確定乾淨了才走出洗手間。原因無他,
除了公共道德,我希望下一位使用者能夠使用到乾淨的如廁環境,這是我個人
能想到與做到的。

有一次,我坐火車到外地去,下了火車一時內急,便去公廁前等廁所。好不容
易輪到我時,門一打開,我彷彿看見凶殺案的現場--

三面牆壁、整面門、垃圾桶、馬桶邊緣,通通都是血和分泌物,而且還未乾。

我傻了,在我身後排隊的人也傻了。

有道德之人,佔了全體的大部分--這點我百分之百相信。偶爾一時的粗心
或匆忙,不小心留下一點點痕跡,大部分人也都還能體諒。最不可原諒的是,
不懂得將心比心,抱持僥倖心態任意破壞公共衛生環境的人。反正不是自己
家,弄髒了有別人處理,我覺得這樣的想法很要不得。這已經不是有沒有人
清掃的問題,而是一個人自私的行為,影響了多少人使用公廁的權利?我們
不妨換個角度想想看,我提幾個問題,我們來思考看看:

●使用一間又髒又臭的公廁,妳的心情會愉悅嗎?
●妳會想使用隨時可能踩到別人排泄物的廁所嗎?
●我們繳稅給政府興建公共設施,難道要讓少數沒公德心的人揮霍掉我們應
 有的使用權?

「難怪,生理期不乾淨。」

就在今天下午,我看著第一間被紅掉半圈的馬桶,心中如是想。

    全站熱搜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