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剛才,我的手就一直在身體的左半邊按著

自從大一那一年為了趕上課,從床上摔下來,傷了骨膜
這裡就變得很容易痙攣抽痛,再也沒好過

最近,身體調得比較好,這種情況已經很久沒發作了
或許是最近一直在下雨吧!剛才又開始有點小作怪

悶悶的,小小的痛,不太嚴重,已經是我可以忍耐的範圍

撞傷的那天,我被送到醫院去,醫生替我打了止痛針
止痛針打下去的剎那,我突然明白--為什麼傷口不會痛了
因為打止痛針比受傷還痛,可以轉移注意力   XD

受傷後兩個月,我參加學校的運動會
已經進入準決賽的我因為傷口發作,被攙扶到保健室

某個三更半夜,我為了把一個醉鬼勸回家
強忍著傷口發作的痛楚,蹲在樓梯間跟他通電話
明明是炎熱的夏天,我卻在發抖、冒冷汗
幸好他安全,還好他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掛上電話,我又在樓梯間蹲了兩個多小時
才有辦法慢慢起身,半走半爬回宿舍

身體好,它就乖乖待著
身體不好,它絕對有本事讓我痛到下不了床

「我覺得,妳的身體上帶著這樣的痛,好浪漫。」
一個女同學曾經這麼跟我說

痛起來就知道不浪漫了  =_=

    全站熱搜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