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JPG



頹圮.JPG

你走了

我每天伴著不再發亮的壁燈

算著日子,我們多久才能見一次面

我的心從此被狠狠地撕去一大塊

你走到哪,它就跟到哪了

午夜夢迴,我總被滴滴答答的聲響驚醒

心底的缺口正流淌著什麼,我不知道

只知道每一次醒來

身體和靈魂像是被抽乾似的

無聲無息地望著天花板

任憑淚水自眼角蜿蜒而下


    全站熱搜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