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釋字號:釋字第 667 號

解釋日期:民國98年11月20日

解釋爭點:訴願法第47條第3項及行政訴訟法第73條未明定寄存送達
     自寄存日起10日後始生效,違憲?

事實摘要:聲請人請求遺族撫卹,向國防部提起訴願,經該部94年6月14日決定駁回,
     該訴願決定書於同年月23日送達時,未獲會晤聲請人或依法得代為收受送
     達之同居人或受僱人,乃以寄存送達方式,將文書寄存於送達地附近之郵政
     機關,並依法作成送達通知書黏貼及放置。嗣聲請人於同年7月6日簽收該
     訴願決定書後,於同年9月5日始向臺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經該
     院94年度訴字第2873號裁定以逾法定不變期間為由予以駁回,聲請人不服,
     復向最高行政法院提起抗告,亦經該院以96年度裁字第173號裁定抗告無
     理由駁回而告確定(下稱終局裁定)。

     聲請人主張:訴願法第47條第3項及行政訴訟法第73條,未如民事訴訟法第
     138條第2項明定寄存送達,自寄存之日起,經10日發生效力,致使其提起行
     政訴訟期間計算因較民事訴訟短少10日,乃認系爭兩規定侵害其訴訟權與平
     等權,違反憲法第7條、第16條及第23條規定,聲請解釋。

解釋文:訴願法第四十七條第三項準用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關於寄存送達於依法送達
    完畢時,即生送達效力部分,尚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理由書:人民之訴願及訴訟權為憲法第十六條所保障。人民於其權利遭受公權力侵害時,
    有權循法定程序提起行政爭訟,俾其權利獲得適當之救濟。此項程序性基本權
    之具體內容,包括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須由立法機關衡酌
    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以及訴訟制度之功能等因素,制定合乎
    正當法律程序之相關法律,始得實現。而相關程序規範是否正當,須視訴訟案
    件涉及之事物領域、侵害基本權之強度與範圍、所欲追求之公共利益、有無替
    代程序及各項可能程序之成本等因素,綜合判斷而為認定(本院釋字第六六三
    號解釋參照)。
       
    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之送達,係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所定之送達機關將應送達
    於當事人或其他關係人之文書,依各該法律之規定,交付於應受送達人本人;
    於不能交付本人時,以其他方式使其知悉文書內容或居於可得知悉之地位,俾
    其決定是否為必要之行為,以保障其個人權益。為使人民確實知悉文書之內容,
    人民應有受合法通知之權利,此項權利應受正當法律程序之保障。就訴願決定
    書之送達而言,攸關人民得否知悉其內容,並對其不服而提起行政訴訟之權利,
    至為重要。訴願法第四十七條第一項規定:「訴願文書之送達,應註明訴願人、
    參加人或其代表人、訴願代理人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交付郵政機關以
    訴願文書郵務送達證書發送。」第二項規定:「訴願文書不能為前項送達時,
    得由受理訴願機關派員或囑託原行政處分機關或該管警察機關送達,並由執行
    送達人作成送達證書。」第三項並規定:「訴願文書之送達,除前二項規定外,
    準用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七條至第六十九條、第七十一條至第八十三條之規定。」
    故關於訴願文書之送達,原則上應向應受送達人本人為送達(行政訴訟法第
    七十一條規定參照);惟如不能依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第七十二條之規定
    為送達者,得將文書寄存於送達地之自治或警察機關、郵政機關,並作成送達
    通知書二份,一份黏貼於應受送達人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門首,另一份交
    由鄰居轉交或置於應受送達人之信箱或其他適當之處所,以為寄存送達。且寄
    存之文書自寄存之日起,寄存機關應保存三個月(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
    參照)。是寄存送達之文書,已使應受送達人可得收領、知悉,其送達之目的
    業已實現,自應發生送達之效力。
       
    訴願及行政訴訟係處理人民與國家間之公法爭議,其目的除在保障人民權益外,
    並確保國家行政權之合法行使(訴願法第一條第一項、行政訴訟法第一條規定參
    照)。立法機關衡酌訴願及行政訴訟制度之功能及事件之特性,雖得就訴願及行
    政訴訟制度所應遵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制定相關法律加以規範,但仍應
    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按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雖未如民事訴訟法第
    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就寄存送達之生效日期另設明文,惟訴願人或當事人於提起
    訴願或行政訴訟時,於訴願書或當事人書狀即應載明其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
    所(訴願法第五十六條第一項、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七條規定參照),俾受理訴願
    機關或行政法院得將文書送達於該應受送達人;受理訴願機關或行政法院依上開
    載明之住、居所、事務所或營業所而為送達,於不能依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一條、
    第七十二條規定為送達時,自得以寄存送達使應受送達人知悉文書內容,且寄存
    送達程序尚稱嚴謹,應受送達人亦已居於可得知悉之地位。又訴願及行政訴訟文
    書之送達屬相關制度所應遵循程序之一環,並有確保訴願及行政訴訟程序迅速進
    行,以維護公共利益之目的。寄存送達既已使應受送達人處於可得迅速知悉其事
    並前往領取相關文書之狀態,則以訴願文書寄存送達完畢時作為發生送達效力之
    時點,已得確保人民受合法通知之權利,就整體而言,尚合乎憲法正當法律程序
    之要求,並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之意旨無違。
       
    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因訴訟目的、性質、功能之差異,其訴訟種類、有無前置
    程序、當事人地位或應為訴訟行為之期間等,皆可能有不同之規定。行政訴訟法
    與民事訴訟法雖多有類似之制度,但其具體規範內容,除屬於憲法保障訴訟權具
    有重要性者外,並非須作一致之規定。基於精簡法條之立法考量,行政訴訟法雖
    設有準用部分民事訴訟法之規定,亦非表示二者須有相同之規定。就送達制度而
    言,人民權利受寄存送達影響之情形極為複雜,非可一概而論。受寄存送達者,
    如於文書寄存當日即前往領取,其權利所受影響,即與送達機關於會晤應受送達
    人時交付文書之送達無異,如增設寄存送達之生效期間,反而形成差別待遇。反
    之,於文書寄存多日後始前往領取者,其能主張或維護權利之時間,雖不免縮短,
    惟人民於行政訴訟之前,既已歷經行政程序與訴願程序,當可預計行政機關或法
    院有隨時送達文書之可能,如確有因外出工作、旅遊或其他情事而未能即時領取
    之情形,衡諸情理,亦得預先指定送達代收人或採行其他適當之因應措施,以避
    免受寄存送達或未能即時領取而影響其權利。故訴願、訴訟文書之寄存送達,其
    發生送達效力之時間,雖可能影響當事人得為訴訟行為之時機,但立法政策上究
    應如同現行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於寄存送達完畢時發生效力,或應如同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規定,自寄存之日起經十日發生效力,抑或應
    採較十日為更長或更短之期間,宜由立法者在不牴觸憲法正當程序要求之前提下,
    裁量決定之,自不能僅因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未如同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設有自寄存之日起經十日發生送達效力之規定,即遽認違
    反平等原則。
       
    送達制度攸關憲法保障人民訴願及訴訟權是否能具體落實。鑑於人民可能因外出
    工作、旅遊或其他情事而臨時不在應送達處所,為避免其因外出期間受寄存送達,
    不及知悉寄存文書之內容,致影響其權利,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二月七日修正公布、
    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項,增訂寄存送達,自寄存
    之日起,經十日發生效力之規定,係就人民訴訟權所為更加妥善之保障。立法機
    關就訴願法及行政訴訟法未與上開民事訴訟法設有相同規定,基於上開說明,行
    政訴訟法第七十三條規定所設之程序及方式,雖已符合憲法正當法律程序之要求,
    並無違於平等原則,然為求人民訴願及訴訟權獲得更為妥適、有效之保障,相關
    機關允宜考量訴願及行政訴訟文書送達方式之與時俱進,兼顧現代社會生活型態
    及人民工作狀況,以及整體法律制度之體系正義,就現行訴願及行政訴訟關於送
    達制度適時檢討以為因應,併此指明。


相關附件:

釋字第667號新聞稿
陳大法官敏及林大法官錫堯共同提出之協同意見書
葉大法官百修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許大法官玉秀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黃大法官茂榮提出之不同意見書







    全站熱搜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