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多,我被蚊子叮到醒過來,然後一直放空到現在
我一直在猶豫,到底要不要打死這隻蚊子
不過為了幾滴血就殘害一個小小的生命--似乎太過
不打死牠,我今天真的準備靠意志力過活

我們的法律源自於歐陸法系,所以有比例原則的存在
合法性手段與合法性目的之間的損害比必須相當
國家不能為了達成一個小目的而使人民蒙受重大損失

蚊子就是蚊子,牠不適用人類的法律

牠要的很簡單,要嘛放過牠,要不就反應敏捷地打死牠

蚊子早在我猶豫之際叮了我好幾個包,也吸足了血
一如敵人早在我猶豫之時蓄勢待發,準備一劍刺死我

蚊子啊!這畢竟是你我的戰場
我慢慢地塗上虎標萬金油,用嗆鼻的味道隔絕你的叮咬
姑且念你弱小不懂事,揮揮手,放你一馬!

    全站熱搜

    E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